第2章 只能用狗血来形容(1 / 1)

来到柏翠婆子说得“镜铭堂”,一看,吓了一跳,这真是一个别院?连脚下踏的都是白玉石阶,这是要气死她的节奏?后门介么破烂,肿么里面这么豪华咧?

好吧好吧,她虽然不是很贪财,可见了这古代居然这么浪费,便觉得从前挥霍的钱啊神马的都是粪土。ahref=""target="_blank"/a

“夫人,您就坐在床上等王爷来吧。”柏翠婆子把若染扶到床上坐着,说了这么一句,让若染有种想死的冲动:您老不是说那什劳子王爷还娶了一个正妃么?我还需要等那什劳子王爷?

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做古代人的潜质阿。

“柏翠嬷嬷,你能跟我说说这王府是什么局势吗”开始撬话!

“是,唉?夫人你怎么了?”柏翠婆子刚想说,若染居然晕倒了。“夫人醒醒!”一探鼻息,还有气。还好还好。婆子心里想。

若染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小女孩指使着拥在她面前的下人打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大概只有五六岁的女孩。女孩一边求饶一边流泪。但最后,被打得奄奄一息,那女孩才叫下人住手,道:“莫若染,别以为你是莫家嫡女就可以嫁给太子!太子是我的!你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废物。不能修炼的废物!”

说完,得意洋洋地从她身边走过,走之前还不忘踩她一脚,小若染“啊”得一声晕了过去。

若染知道了,这是莫若染小时候的记忆!小若染过了好一会才悠悠转醒,别人都看不到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有若染知道。那是一种愤怒,一种不甘。

此时的小若染一抬头,看见了雾状的若染,眼里欣喜流露:“姐姐!你是回来帮我的吗?我召唤了你很多次,你终于来了!”神马?召,召唤?不会吧?

“你你你,你能看我?”若染吃惊地问。“嗯,我的确能看见你。”小若染艰难地爬起来,又道:“走,去我的屋子。”摇摇晃晃地走向东边那间破旧的小屋子。

这听起来虽然比较狗血,但小若染坚定的步子却感染了若染,小若染这么小,已经学会了隐藏,到底这古代是多么黑暗。

“小若染,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来到那间能称之为“屋子”的瓦房,若染便迫不急待的问了起来。但小若染却没有回答他,径自走向瓦房算得上完整的一个小角落,拿出一个粘满灰尘的大木盒。

“姐姐,你是不是很疑惑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小若染直接切入主题。

“是你吗?”若染觉得很奇怪。

“嗯,是我把你从后世召回来的,依照我现在的状况,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只能用自己的精元来滋养我的身体,而后的十年,我的灵魂就快消散的时候,我想起了娘亲说可以利用天地灵气来召唤后世的三魄。我也就真的这么做了。”小若染的声音带着丝丝颤抖,显然受伤不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