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年(1 / 2)

墨染山河 凉语 949 字 4个月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初春的太阳不怎么火辣,万物复苏,垂柳抽牙,到处一片新意。ahref=""target="_blank"/a

离凉两国交界处,山脉横亘,当中有一旗山。薛言已经在这度过了三年。

三年,当初的薛府下人在罗老头的有意培养下,已经是齐村同龄人中数一数二的博学大家,并是旗山学馆里的个别夫子在某些方面都比不上他。

说来这旗山学馆这几年名声在外,慕名而来的离国凉国的读书人渐渐多了很多,原先不过一座独院的学馆如今已经占地两百多亩,将旗山最好的风景囊括其中,不过三年并被打造成一座底蕴深厚的书院,学生也从三年前十数人增加到六百多人,这都亏得罗老头声名在外。

通过接触,薛言知道了罗老头名为罗沅,本是凉国前任宰辅,这身份可是吓了他一大跳,初次见面,任谁都会觉得罗老头就是个乡下老农。

罗老头自然不会解释什么,也不会因薛言的惊讶而得意什么,像他这样的人,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在意的也就不会太过简单。

这日并是旗山书院一年招收学生的日子,是以旗山一下子热闹起来。

如今的旗山书院搬到了旗山半山,时间还早,山脚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彼此议论着什么,有些嘈杂。

山脚竖着一块大石碑,上面刻着数十个名字,这些名字都是往年旗山书院学生参加科举取士中了的人,这是旗山的荣誉碑。

薛言站在下山的石阶上,看着下方的情景,微微一笑。

身边的林泉叹了一声:“什么时候我也能在上面留个名字!”

薛言一身白色院服,气质儒雅,三年前稚嫩的脸多了分英气,整个人更是多了一种难言的贵气,使得罗沅老头总是觉着眼熟。

听到林泉的声音,薛言接过话:“以你的本事,今年中的可能很大。不过这段日子你该收收心了!”

林泉也知道自己玩心太重,学业荒废了不少,于是躬身道:“学生知道了!”

薛言温和的笑了笑,坦然受了林泉一礼,并道:“知道就好。”

林泉闻言不干了,“真把自己当先生了?”

“我本来就是先生,世人皆尊师重教,作为老师,我受你这学生一礼有何不可?‘’薛言不紧不慢回到。

林泉无语,翻了翻白眼,心里不明书院怎么让薛言做了先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