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野孩子(1 / 1)

张夕泽所在的地方是大城市旁的一所小镇。ahref=""target="_blank"/a小镇傍水而得名,故名伊水镇。小镇的水质优良,清能见底。前些年政府一直上报国家优质水源地出处评选,不料迟迟未能拿下这般称号。去年换了一个新镇长上台继续申请此事,居然如同在起点处往反方向打高尔夫球一样,还能一杆进洞。小镇获奖的消息一下四处传开,名动小镇。镇长还安排汽车托着高音喇叭在旁边几个乡镇大力宣传,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事,弄的跟荣获诺贝尔奖项一样。就这样小镇的名气渐渐高了起来。镇上趁着这股热浪在浪里面添火加材捣鼓了一个‘优质树苗培养计划’出来,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是这个道理了。镇上不但要吃水喝水,还要把这水拿来好生做一番文章,说是要创造最大的经济价值,体现现代乡村的生活新模式。张夕泽一家也迎着这风飘入了幼苗培养的计划当中了。

张父一直在外地打工,母亲早年在建筑工地做事时不幸被天上突降下来的钢筋打伤脑部,后死于抢救的路上。全家人痛苦流涕,久久地陷入了悲痛之中。特别是张父在此之后的一个月中精神一直处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况,随偌大的身躯随时都可能崩溃倒地,唯一能值得欣慰的就是妻子生前给他留下了一个宝贝儿子,那就是刚满六岁的张夕泽。瞬时间教育孩子的担子就落到的张父一个人的身上。张父一直为这件事情发愁,为了计吧,就必须出去打工挣钱,家里那点田只够个人吃喝,愁了半年在家种了半年地,也没想到啥好办法,刚好就赶上了政府下法的‘计划’,马上就跟着邻居找上了村干部把这事安排了下来,在家吃着水过上了小康家庭的日子。这一码子事解决了,总算是可以安心的教育孩子了。可这张夕泽天生的听不进话,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又爱动爱跳,淘气的没完没了。有一次邻居家来了客人在打牌,张夕泽看这客人不顺眼,翻过篱笆墙绕道那客人的身后就给人尿了一腿。事后张父给人道歉弄的大伤面子,张夕泽在后面到时乐开了花。还有几次把农家地里刚栽的苗子给拔了,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半响不说话,最后憋了一句‘手痒痒’张父为了管教他用尽了各种办法,口说不行,最后改用打的,俗话说黄金条子出好汉,这好汉没出着,倒是把自己打出了一身毛病来。实属无奈,张父有口难言,这般苦衷能对谁说去啊。

全村上下张夕泽是出了名的野孩子。当然,野孩子不只张夕泽一个人。如果说张夕泽这般性格的人算是野孩子中的佼佼者,那林山绝对算是这群孩子的头头了,领军人物,那可是野到骨子里了。林山这人从小就没人管教,父母一直在外地不知道忙些什么,镇上计划招人也没见他们的人影,有人说是在大城市搞外贸进出口,有人又说在哪地儿贩衣服,各种口舌,五花八门。林山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在家特别孝顺。这点跟张夕泽就有这天壤之别。奶奶眼花加上人老行动不便难以一个人生活,全靠了林山做饭洗衣照顾老人的起居。老人逢人就夸自己的孙子听话,村里乡亲都不值如何回答是好,本想训训他吧,可照顾奶奶大家都瞧在眼里,说出来不免伤了老人的心,老人问起时也就笑笑而过罢了。可到了外面林山跟个野猴似的,上树下河都是他第一个带动孩子们干的,孩子们也是玩的不亦乐乎,无所畏惧,事后被家长们了解了,硬是下出一身的冷汗来,都说林山野性太重,叮嘱自己家孩子别去跟着凑热闹。对于张夕泽与林山这俩小子,不言而喻,肯定是实打实的好哥们。他俩人脾气也是格外的有相合,俩人走一起话是变多了点,但一点也不躁,从没闹过什么矛盾,随时又都走在一起,那走起路来的架势就跟电视剧‘铁道游击队’里面的洪亮跟王强似的,像是个做一二把手的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