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别后(1 / 2)

小镇有两所学校,一所小学一所初中。ahref=""target="_blank"/a小学是纯粹的小学,不附带幼儿园以及学前班,干干净净。而初中则包含着小学教育。两所学校相离较远,以张夕泽村子的土地庙为比较点,一个在北一个在南。

张夕泽读的就是那个纯粹的小学,小学名为春雨小学,寓意春雨润物,孩子们在这春雨的至滋润下茁壮成长,欣欣向荣。小学傍着河流筑建,河边造墙而围,树木花草全围于中,校内保留着这最初的本色,没有大笔乱涂,只是稍加改动搁上几匹砖瓦点缀罢了。从远处看来,整体建筑美轮美奂,景色秀丽小巧。特别是到了每年春天,春雨霏霏,万物新生情景最为润美,顷时间就可弄成一副幽柔的山水画卷。人们沁情与其中,一呼一吸都可感受到这芬芳浓郁的春意。

林山则读的是另外一所学校。那所初中名为伊水中学,虽名叫伊水但却并没依到水,这方圆一公里别说是河了,连个能淹死猫狗的池塘都没有。水是没有依到,‘吃’到是沾了点边,学校里成都较近,处在一个城乡结合部的交通要道,四周人异常之多,常年人声鼎沸,川流不息,热气十足。周围商铺众多,杂乱频频,治安相对较乱,近段时间政府加大了治安维护力度,慢慢的走向了规范。但这仍是诟病难以根除。餐饮娱乐业格外突出,每每到了夜晚,出来吃饭休息玩乐的人渐多起来后,这地方就成了闹腾的噪音制造场了。最近又听说有几所大学要建在这周围,人们更是乐开了花,庞大的商业价值加速刺激着人们贪婪欲望。

自打林山留下书信以后,林山就没有出现过,似乎是真的走了。

几天后上午

张父观察到回到家张夕泽就一直没出过门,见儿子这惊天的‘异样’心生忐忑,实在闷不下去了,故问儿子缘由。

张夕泽听后漠然,不知脑里思索着什么,随后望着父亲的眼睛道:“我多久去伊水”说完,又怕父亲不明他所表达的意思又补上一句“初中”

“九月初吧,再过一个月左右。”张父心里微微震惊,一直似学校为地狱的儿子居然问起了开学问题,也没多想就直接回答了。“怎么问这个”

“没什么,早知道早安排嘛”张夕泽随意答到。

张父听后就纳了闷。心想这小子平日里玩的个昏天黑地的,今儿怎么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难道是长大开窍了?张父越想越欣慰,想着自己的教育方法终于有效了,心里暖洋洋的。看儿子也没再问,于是走向衣柜换了件衣服欣喜地去忙工作了。

他哪知道张夕泽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不过是有些伤感罢了。

张夕泽自打获‘信’来以后就回在家闷闷不乐的,喜欢独自坐在门口,不与人交流,时不时的为院子里的花草些浇水,与往日大不相同。若是往日的现在,早就不知跑哪地儿跟小孩们疯耍了,那会像现在这般死沉。

院子外面意外的刮起了大风,一棵棵青树齐刷刷的往一个方向倒去。张夕泽见风力渐大,吹得自己眼睛疼痛,收起板凳往屋里去了。

进屋后,回到房间关上门,‘扑’的一下爬倒在床上。手伸进枕头下方摸了摸,摸出林山给他的离别信,拿出来用手捋了捋,然后聚精会神的又读了一遍。

看到‘你别太难过,不管我俩在哪,永远都是好兄弟’后,忍不住多读了几遍,感觉心里暖滋滋的。心想:唉。要是能月一直一起该有多好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